冷暖2139

ˊ_>ˋ不喜欢圣诞

【露你】最喜欢的露西亚




如果悲伤的话,该怎么办?
你独自一人背着书包,慢慢悠悠地放学路上晃荡。沐浴在如常明媚的阳光里,身旁行人依旧行色匆匆,树上鸟儿仍然叽喳不停。理所当然得就像哪怕会悲伤到立刻死去,这个世界也不会停转一秒。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顶啊。
路过街边花园的时候,正在跳街舞的几个陌生大哥哥叫住了你。你逆着光略带畏惧地看着他们。谁料为首的一个反而被你看得不好意思了,搔搔头递给你几张纸。低头一看,发现是高中部话剧表演的门票。“你要经过那家蛋糕房的吧?麻烦把票转交给那个紫眼睛的家伙。”看上去像不良少年的那个人不知为何更加羞赧了,“嗯,之前看你还在哭,你们班主任以前是教我的,他说话确实难听,不理他就可以了。喂,我说你们瞎起什么哄啊!”难堪的少年转过去和那群狐朋狗友扭打在一起,你看着他们滑稽的样子不禁“噗嗤”一笑,心情也稍微好了起来。
拿着票路过花店的时候,帮家里打工的死党突然叫住了你。大大咧咧全然不顾你的心思,把一大捧向日葵重重地放在你手里。“给伊万。”大致地行了个军礼,她便朝另一个方向走去。真是的,这家伙到底有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啊。“对啦,我家新进的玫瑰糖。”尚未反应过来口腔里就多了块糖。舌尖上的甜味一丝一缕地扩散开来,带着玫瑰特有的温润香气,一点一滴地渗入心里。很,不错。“也不是很好吃啦。”你撇过头不去看她的星星眼,却别扭地让她抓住你的双手。“不说实话。”她轻轻弹了一下你的额头,“我倒觉得吃了这个再糟的心情都能好起来呢!”说着她把一盒糖塞进你的口袋里,“唔,五十块一盒。”“想得美。”你轻巧地翻个白眼走开了。
快到那家蛋糕店了。你加快了脚步,街边景色似乎也动人了起来。路旁有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在拉手风琴。他惬意地抬起头,眯着眼在干干亮亮却又悄悄柔和下来的阳光里哼着词儿,有几个小孩子坐在一旁的小板凳上静静地听。你就着明快的旋律抬头看向远方,在那古朴典雅的红砖建筑之上,一群不知何人喂养的鸽子结着队形盘旋在浩瀚长空,发出响亮的鸽哨声。顿了顿神,你推开蛋糕房装饰繁复的木门,碰到门上风铃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声响,嗅到房间里香甜的气味,美好得恍若在梦中。
那人正和一个黑头发马尾辫的少年聊天,闻声朝门厅看来:“欢迎光临……给我吧。”他已走到你面前,半弯腰伸出手来接走向日葵。他浅紫色的眼眸里满是温柔的笑意,像是欢喜得不得了的孩子。
抱着花走了一大段路的你累得脸色绯红,想了想才把话剧的票递给他。露西亚的笑容里又多了一丝惊喜:“真好呢,你。”说着他从那一大捧的向日葵里挑了一支最漂亮的递给你,“Пожалуйста, примите(*). ”
你接过那支灿若艳阳的向日葵,轻轻地闻了闻。不知为何你心里暖阳阳的,嘴角也情不自禁地上扬: “Спасибо, я очень рад(#). ”

——————————————————————

呐,只要你在,世间总会变得美好起来的吧。





*:请收下它
#:谢谢,我很高兴
P. S. :在露家,通常(10枝以内)要注意花朵枝数的含义。双数的花朵是祭奠逝者的。而1,3,5,7,9枝都是各有意义的。但是,这里露西亚是随意送的ˊ_>ˋ露家的花店有些是24小时的,这样大半夜的就算跟妻子吵架然后被赶出来,也能买束花赔不是好进家门。也有些看了夜场电影的年轻人,突然想表白也可以买到花呢\(//∇//)\

【露你】最喜欢的露西亚

1.两只都是黑
2.高危项目,请勿模仿。如果出事,后果自负
3.某只小ky的出场比较多

过年啊。
终于摆脱家里亲戚穷追猛打般的问询,你颇为郁闷地走在小区里,趁着没什么人,走一路扔一路甩炮。
所以,当你面前出现那个小小的ky时,两个人立刻认出对方是同道中人。抖了抖头上翘起来的那根金灿灿又无精打采的呆毛,小ky(装作)不露声色地把手(和手上的甩炮)放进口袋里:“听亚瑟说这段时间是你们的新年,新年快乐。”
“嗯,新年快乐。”一边这么说的你一边掂了掂背后甩炮的份量,略微思索,便空出一只手伸到小ky面前:“拿出来,小孩子不能玩这个。”
“唉。”小ky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把兜里的火炮还有打火机都交了出来,“正好我也不想玩了。”
“看你的样子像是经历了人生的磨难一样。”你嗤笑一声。
没想到小ky立刻激动起来:“我当然经历了人生的磨难!混蛋的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题那么难根本不是人做的!跟亚瑟说我要退出他就只是鼓励我坚持下去!我缠着亚瑟问了好久才知道叫我坚持下去是因为有人说我有数学天赋!就是那个该死的俄/国/佬!他还经常和我竞赛班那个戴眼镜看上去很聪明的老师在一起!上次见面还被他摸我的头来着!看他笑得不怀好意,我绝对是被他坑了!”
你慢慢悠悠地转动手里的打火机,不紧不慢道:“年轻人,别那么着急呀,你还不知道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就是苏/联/人发明的吧。”
小ky明显受到暴击。他碧空一样澄澈如洗的蓝眸黯淡了几秒,接着又闪亮了起来:“我要回击那个俄/国/佬,绝对。”
“哦,哦。”你打了一个哈欠,回应道。
“我是世界的hero !Hero是正义的!哎你别走啊!”
已经无聊的快长蘑菇的你停下脚步,转身抓住那只小小的hero 。不顾抗议揉了揉他的头发,你心情忽然好起来,嘴角略微上扬:“年轻人,你很有想法,跟我学放炮吧。”


——————————————————————

拐了一个唇红齿白金发碧眸小正太的你心情大好,使出浑身解数来逗他开心。“就是这样~”你找了个避风的角落,把甩炮拆开,火药倒在一起,一只手隔开小ky一只手小心翼翼地点燃。散落的火药粉噼里啪啦地烧起来,发出点点火光。“哇~”小ky发出一声赞叹,“像仙女棒一样诶!”
你顺势得意地吹了一声口哨:“甩炮火力不够,这用火炮效果还好。”又鬼鬼祟祟地向周围张望几眼,凑到小ky面前刻意压低声音说:“不信的话你试试把甩炮在手里搓几下。”
小ky明显半信半疑,但是他异常精明:“你试试。”
叹了口气,反正现在没什么事做,也玩过更狠的,你无可奈何地捻起甩炮。三个。没几分钟就看见手上冒出缕缕硝烟,再一会儿甩炮就在手里炸了。手上皮厚,只是震得疼。
“我靠你玩真的?”小ky吓了一跳,想冲过来查看伤势却发现你毫发无伤(?),惊讶地挑了挑眉毛。
接下来你带着小ky,本着科学实验的精神往火里扔塑料纸或者滴几滴水就是另一件可以被有关部门的大人请去喝茶的事了。
“无聊……”狠狠地把沙子扒拉到最后一颗火星上的小ky有气无力地把玩着该送去回收的玻璃牛奶瓶,眼睛突然一亮。
你立刻反应过来,刚想装傻却发现自己被小ky逮了个正着。无可奈何地举起双手:“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我最多帮你爆破前清空现场。还有,不要装太满。”
于是你看着小ky乐呵呵地跑去买了一堆火炮,然后十分耐心地一个接一个抖在玻璃瓶里。不不不,你还是装作不知道,赶紧溜比较好。但是留这个小崽子在这儿谁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啊?还是阻止吧,可是做出来的东西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纠结的时间里小ky已经填充好火药在捻引线了。你示意他等等,带着他找了块鲜有人经过的地方,清了方圆二十五米的现场,才把小ky轰到安全区中作为掩体的大石头后。系好鞋带,压压腿活动活动筋骨:“看姐姐怎么点火。”“诶?点火这种事应该是hero来做啦!”“闭嘴,等你能跑得比我快再说。”你眼刀一斜,“待会儿用镜子看,头别伸出去。”
深吸一口气,你迈着悲壮的步伐走过去,小心翼翼地点着火,立马撒丫子就跑。5,4,3,2,1!正好冲到掩体后!身后依然静悄悄的。又过了几分钟。诶?没爆?哑了?
心里顿时奔腾过千万头羊驼的你转过头去看小ky。小ky也非常好奇地看着你。沉默了半晌,你都想不出来这玩意为什么会哑,但是后续处理会非常麻烦你是知道的。弄不好会招来j/c,然后大部分责任得你担着。啊,心好累,以后还是不带小孩子玩了。
“有可能爆,先在这里呆着。等我带你走再走。”你一边用镜子打量周围尽量找一个绝对安全的通道准备撤离,一边跟小ky说道。
“嗯?”小ky好奇地看着你,“可是那里有人诶!”
“哦,有人。”你向后撤了几步示意小ky跟上,脱下外套牢牢罩在他身上,严防极小概率的事件,甚至引起了小ky的小小抗议(“Hero不用保护得那么好啦,保护女士的安全才是hero的责任! ”)。没办法,是你带着人家的,必须负起责来,任何可能的伤害都得考虑到,任何闪失都得避免,“等等,有人?”
“马上就到^L^”声音软软糯糯的,之后看到一个奶白色头发的高大男生打着电话走过来,手里还拎着装满了各色食材的菜篮。
“别过来!”你用尽全身力气地朝他尖叫。
“诶?”他刚挂断电话还没反应过来,你撒手朝他冲过去,全然不顾从一脸茫然的露西亚角度看来,你有可能像只边跑边咆哮的草泥马或者哈士奇。
赶上了吗?赶上了吗?请不要因为你的疏忽,而受到伤害好吗?
小小的“砰”的一声,你冲进露西亚的怀里。露西亚吓了一跳,手中的菜篮掉到地上。但是露西亚非常高大强壮,稳稳地接住了你。你几乎喘不过气来,拼命拉住露西亚的手往外跑去。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它爆起来只会非常狠的。
“怎么了?”一头雾水的露西亚帮你理顺呼吸。
“哈……哈……前面,有哑炮……”你好不容易直起腰来,一字一顿地警告他,“现在,不要过去。”
于是你看见露西亚缓缓弯起嘴角,笑了。“好的,我知道了。”你听见他说。心脏似乎都停跳了一秒。不知道为什么,你脸突然“轰”地一下就红透了。
糟糕透了啊!
匆忙捂住脸的你企图转移话题:“啊,露西亚,露西亚先生你今天怎么到这儿来了?”
“来小耀家吃火锅。”露西亚转了个位置,把你护在身前。
听到好感度蹭蹭up的你还在挣扎着保留矜持:“嗯,火锅?听上去挺不错的。”
“哦,是你?”边上突然响起那个小小的聒噪的声音,“耀说聚一聚的人里居然还有你?”
你心里顿了一顿,不过全是“卧槽”。这小家伙怎么自己跑出来了?还有气压怎么突然低了那么多?
“嗯,阿尔弗好像忘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呢(^L^)”露西亚软软糯糯又满带笑意的声音在你头上响起,你转过头看着他,才发现他眼睛里有种奇异的光。
“忘了就忘了。”小ky满不在乎地挥挥手。
“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呢?”露西亚的声音依旧软软糯糯,满是笑意。
“亚瑟说到时候再告诉我。”小ky依旧底气十足,不入圈套。
“这瓶火药是你填的吧?”“是。”“那我就告诉你家里大人让他们来处理了哦。”这边依旧是笑咪咪的样子,那边仍然是满不在意的模样,两边的气压却强大到让你无法开口说话。
“那么现在,”眼看着事情圆满解决的露西亚突然低头看着你,紫水晶般的眸子流动着温柔的波光,“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吃顿火锅呢?”
作为一个新世纪新经济区域的五好初中生,你非常识时务地……谢绝了:“啊,我很想去呐,但是……家里不会同意的ˊ_>ˋ很抱歉……”
闻言,你发现面前的露西亚动作顿了顿,却没有注意到身后那个小ky露出的灿烂笑容。
呐,即使是在这里,也依稀可以瞥见那座灯塔的光芒。

「露你」最喜欢的露西亚☆如何比熊孩子更坑

*露你设定
*两只都是黑




下雪了。
走出楼梯口的你看着地上厚厚的积雪,刚有些高兴,就被小区里的熊孩子用雪球砸在脸上。默默地抹去脸上的雪,你看到前面还有个同样遇袭的雪人,只不过它没有那么幸运,被生生砸掉了半个脑袋。有个奶白色头发的人在旁边忧伤地看着它。
你有些踟蹰,最后还是开口:“早^_^”“早。”露西亚似乎下了决心,重新给雪人堆起头。
又有一个熊孩子冲了出来。又有一群熊孩子冲了出来。
应声落在你脸上的雪球狠狠地炸开。在你和露西亚还目瞪口呆之际,你不幸被熊孩子们放到,一捧冰凉的雪全部塞进了脖子里。“你们在做什么呢^L^”露西亚走过来柔声质问。熊孩子们一哄而散。才松了口气,背后却传来一个熊孩子嚣张的声音:“哈哈哈哈,大鼻子熊,看我的!”他飞起一脚把雪人的下部分踹飞,之后立马狂笑着逃开。
这真是够了。
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露西亚把你扶起来,你都可以闻到他身上那股稍稍辛辣的酒香。“你接下来怎么办?”你垂下眼帘问露西亚,深怕不小心泄露了现在的心情。露西亚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该去上班了。”你点点头,目送露西亚的离开后转身回家接了瓶水。
不能让别人发现,你•可•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哦☆
捏好雪球后你细心地把水淋在上面,逐个放在松软的雪地上滚动。就这么轻轻松松地做好了冰球呢,接下来就挑落单或者只有一个伙伴的熊孩子打吧^_^
虽说一对六还反杀的你好像动了点手脚,但也是为了祖国的花朵好,没什么可指摘的。之后几天那群熊孩子远远望见你都绕道走,唯一一个ky你却再也没见到。
“哦,你说他啊。”露西亚漫不经心地回答,仍然为你倒着可可,“他妈妈来买蛋糕的时候,我夸了夸他,说听说他数学挺有天分的,应该去参加最近的数学竞赛。但是,听说他考的不理想,家里就给他报了奥赛培优班,以后都不会有空出来玩了呢。”略带遗憾的口吻。话锋一转,他又眯起眼,笑着看着你:“说起来,最近很少见到那几个孩子呢,好奇怪啊。”
“嗯,是啊,好奇怪啊。”你慢慢悠悠地喝着可可,也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不太清楚该写什么

不熟悉圈子,还请多指教^_^

露你
可能ooc



最讨厌的季节,要算冬天了吧?
外面总是很冷很冷,冷到一想到要出门就起床困难症频发,冷到不裹成一个圆滚滚的球就不敢迈过大门,冷到在外面不经意地抬头,都会发现原本夏天苍翠浓密的树木被冻得枯黄,孤零零的只有了无生气的鸟巢点缀其间。走在路上,有好多好多好吃的在诱惑你,看着街边小摊卖的红红火火的糖葫芦和糖雪球——不,现在糖葫芦早已不止山楂,还有很多女孩子爱吃的水果和巧克力——闻着火锅店里传来的浓郁的麻酱和羊肉的味道,听着蛋糕房蓝莓大理石乳酪蛋糕的促销广告,你莫名地心情不好。美食与身材不可得兼嘛,你这么安慰自己。
路过蛋糕房的落地窗时,你发现店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看着那头铂金色的头发和那身服务生服你有点恍惚,连进门都不知不觉。店里暖暖和和的,被精心烘焙过的西点散发着好闻的气味,让人不禁从外面的严寒中放松下来。
该说什么好呢?
在犹豫的时候,露西亚先注意到了你。惊讶于你的出现,露西亚愣了一下,接着对你露出了标志性的软软的笑容,嗓音甜糯:“欢迎光临。”
简简单单一句话就好像苏到你了,血“轰”地一声涌上脑袋,大脑什么也反应不过来,只是呆呆地看着露西亚。他紫色的眼眸纯粹而柔软。不不不,这太尴尬了,转移话题,转移话题。你慌乱地避开露西亚的注视,试图找到什么来缓解气氛。对了,蛋糕。“一份蓝莓大理石。”
终于避开露西亚注视的你长出了一口气,却有些小小的失落。取好蛋糕的露西亚大概注意到了,把蛋糕放在柜台上,歪着头看着你,声音甜甜的却有带着一丝困惑:“你不是在节食吗?”
你无奈地摇摇头:“没办法,是你们家蛋糕太好吃啦。”
“那露西亚想办法帮你吧。”露西亚嘴角突然扬起一个“计划通”的弧度。你还没有反应过来,露西亚就用勺子切下来一小块蛋糕,把它放你面前,满是笑意地看着你,轻轻又软软地说:“啊——”
你震惊地差点往后退。反复确认了好几次,视线多次从放在柜台上的蛋糕挪到露西亚放到你面前的蛋糕,顺带狠狠地看了穿服务生服的露西亚的身材(不得不说露西亚戴上领结真是性感加分啊),才不太确定地说:“啊……?”
“嗯,乖哦。”露西亚把蛋糕送到你嘴里。新鲜的乳酪在你嘴里慢慢散开,配上蓝莓的味道香甜又浓郁。含在嘴里许久才舍得往下咽,划过喉咙划过食道,然后到达胃部,在那里嘲笑着你的经不起诱惑。但是。真好吃。还想要。
你眼巴巴地看着露西亚。露西亚却发出“扑哧”的一声笑。
“剩下的都归我咯。”露西亚一边看着你,一边用同一把勺子切下蛋糕,放入他的口中。

早上好,我是时安^_^很喜欢亚瑟·柯克兰,做些什么好呢(o≖◡≖)